SITUATIONAL LANGUAGE TEACHING 情境教學法 (SLT)
歷史背景與淵源
DM的沒落,除了因為語言能力與教學技巧造成教師一大負擔外,另外一個令人詬病的因素在於DM本身較無語言學理論為其基本架構。所以,有另一派學者提出,L2並不能單純在一個充滿L2的環境下學會,還要透過一套系統性規劃的字彙和文法規則來引導介紹,才能真正達到會話、閱讀無障礙的境界。SLT於是就於1930至1960年間由英國語言學家發展出來。
教學觀
SLT仍然認為〝口語〞是語言的基礎,而其中語言的結構(句型)更是會話能力的基礎。學者們於是明白指出, 〝語言結構〞和使用語言的〝時空情境〞有密切的關連性,所以字彙和文法必須在合適的意義情狀下進行介紹。文法方面不做直接的說明規範,而鼓勵學生能透過情境來〝歸納〞並〝理解〞出正確的意義與使用方法。
教材教法
一、 教學目標

培養學生聽、說、讀、寫的實際能力為主。〝說〞是一切外語能力的基礎,所以在發展其他語言能力之前,必須先確定學生已經能將所學之字彙、句型運用在口語表達方面。

二、 課程安排

課程內容是針對句型和字彙而設計。所謂的〝情境〞並沒有列在課本中,而是指教師上課時必須透過各種教學活動將情境帶進句型中。一般的SLT課程大綱如下所示(Frisby 1957:134):

句型單字

1st lesson This is … book, pencil, ruler

That is … desk

2nd lesson These are… chair, picture, door,

Those are… window

3rd lesson Is this …? Yes it is. watch, box, pen,

Is that …? Yes it is. Blackboard

實際上,SLT是最早使用課程進度表(structural syllabus)的教學法。事先規劃,編寫教案是此發對與語言教育的一大貢獻。

三、教學活動與學習型態

教師以L2授課,並透過實物、圖畫、肢體動作等視覺方式呈現字彙或句型中常見的情境,而不做文法解釋和句意翻譯。學生練習的活動包括帶代換句型、引導式覆誦、聽寫、小組口語練習。以下試舉兩例

1. (Frisby 1957:56):

Teacher. (holding up a watch) Look. This is a watch. (2×)(pointing to a clock on wall or table) That』s a clock. (2×)That』s a clock. (2×) This is a watch. (putting down watch and moving across to touch the clock or pick it up) This is a clock.(2×)(pointing to watch) That』s a watch. (2×) (picking up a pen) This is apen. (2×) (drawing large pencil on blackboard and moving away) That』s a pencil. (2×)Take your pens. All take your pens. (students all pick up theirpens)

Teacher. Listen. This is a pen. (3×) This. (3×)

Students. This. (3×)

A Student This. (6×)

Teacher This is a pen.

Students This is a pen. (3×)

Student (moving pen) This is a pen. (6×)

Teacher (pointing to blackboard) That』s a pencil. (3×)

Student ( all pointing at blackboard) That』s a pencil. (6×)

Teacher Take your books. (taking a book himself) This is a book. (3×)

Students. This is a book. (3×)

Teacher (placing notebook in a visible place) Tell me…

Student 1 That』s a notebook.

2. (國小英語師資訓練手冊,p. 9-10,師德)

步驟一 老師用英語告訴學生今天要畫畫。老師拿出一張風景畫草稿,要求學生拿出蠟筆。

步驟二 老師指著圖的天空說:」 I need a BLUE crayon(蠟筆). Can you give me a BLUE crayon?」 學生的認知之道天空可能是藍色的,因此遞給老師藍色的蠟筆。老師說:」Yes, It』s a blue crayon.」學生可覆誦:」Yes, It』s a blue crayon.」

步驟三 老師指著圖的書說,」 need a GREEN crayon. Can you give me a GREEN crayon?」 學生的認知知道樹可能是綠色的,。因此遞給老師綠色的蠟筆。老師說:」Yes, It』s a green crayon.」學生覆誦:」Yes, It』s a green crayon」

步驟四 依此法只圖畫其他部分,教其他顏色。

四、 教師與學生的角色

在介紹句型與字彙時,教師扮演的是示範者的角色,隨時配合教學內容,營造相關之情境,讓學生感受到其所學皆現實生活中實用語。之後,教師便像個樂團指揮般引導學生回答問題、造句,或依照指示來做活動。也就是說,SLT是以教師為中心,而學生只要聽從老師的指示來做練習即可。

結論與反思
SLT 在1950-1960年代間十分盛行。以SLT為教學精神的教科書和語言學校在今日也仍非常普遍。檢視一下,目前台灣國立編譯館出版的部訂教科書內容架構也是以句型和字彙為主,只不過,上課時教師願意(或說有能力)用L2直接示範教學,並透過實物及情境之營造讓學生對該課句型和字彙有所瞭解者並不多,而考試壓力又催迫著教學進度,使得教師也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同學在口語表達上對學習標的能運用自如後,再進行其他的技巧訓練。這樣的先天不良加上後天失調,使台灣學生把活生生的英文當成是死沈沈的拉丁文來背---單字對他們來說是一團又一團字母拼湊而成的亂碼,而英文句型則像是數學般不知其所以然的〝公式定律〞。就這樣,六年下來學習在台灣學習英文的結果,是造就了一代又一代開口應對不會說、下筆出手無厘頭的英文〝罐頭〞。

還好,聽說從89學年度起,高中的教科書就可以開放由學校自行選擇。如此得來不易的自由,當然是教師與學生最珍惜也不過。只是教師在各大書商進行推銷宣傳之時,必須重新檢討當前教學的弊病,建立起願意替學生營造一個課本教材外繼續示範L2情境之共識,這樣才有辦法讓台灣的正規英語教育起死回生。否則,英語在台灣仍是外國語(EFL)而非L2 (ESL),且一個禮拜又只有幾堂英文課,就算是訂購了國外精美的套裝教材,可依然是不能讓學生學會開口說英文、或動筆寫出達意的文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