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多星大進擊
化學常識
化學實作

[回首頁]


【酒鬼認罪】

菜鳥基金會接受政府委託,要將一批軍事監獄中的重刑罪犯訓練成一支特種突擊隊。訓練完成後,預定要派往海外作戰,期望他們能將功贖罪。

然而,這些罪犯個個心懷鬼胎,只不過想趁著這個機會到監牢外透透氣罷了,甚至還有人圖謀不軌,想假藉機會開溜。

從報到那一天,就麻煩不斷。

軍法處的卡車載來這批學員,菜鳥基金會的工作人員立刻加以編隊,分配床位。

老痞身為營主任,不免將學員集合起來訓話一番。

「各位學員,不管你以前做錯什麼事,也不管妳的刑期有多長,來到本營區,將是你們重新做人的機會。你從本營區結訓後,只要能完成一次海外作戰任務,參謀本部將立刻註銷各位的刑期,並依憑各位的意願,自行決定退役或留在軍中。當然,這次的海外任務必定是艱鉅的,因此,我們的訓練也將非常嚴格。受訓期間除了須通過所有測驗外,同時在生活常規方面,也應嚴格遵守營規,不准有打架、抽菸、酗酒等情形發生,否則將立刻退訓,送回軍事監獄。」

訓話完畢,立刻由值星班長帶開整理環境。

誰知當天晚餐時,老痞即發現學員張釗臉上有明顯的外傷,但詢問之下,張釗卻說是打掃時跌倒的。

老痞當然是不會柏信的,經他私下調查,大多數的學員都推說不知,只有一個學員暗示說:「希望以後不論出什麼任務,都不要把我跟高魯分配在同一組…」

但在以後的訓練期間,高魯仍然漫不經心,甚至惡形惡狀。菜鳥基金會的工作人員不得不重申凡有違反營規的,立刻退訓送回監獄,不過部分學員仍有陽奉陰違情事。

智多星也躋身為訓練教官之一,看到這種情形,只有加重訓練份量,希望把這些學員的體力消磨掉,不讓他們有多餘的精神作怪。

某一天晚上,經過一整天辛苦的訓練工作之後,智多星自己早已筋疲力盡,因此在營區熄燈號吹起之際,立即呼呼大睡。

可是不久之後,他就被一陣喧鬧聲吵醒。智多星起林一看,原來是老痞正在叱責一名學員。

智多星迅速著好軍裝,來到集合場。他輕聲問老痞有什麼重大的事要在三更半夜吵醒大家?

老痞仍然氣呼呼地說:「這個……學員──高魯,站衛兵還喝醉酒。我剛剛查哨,看他連站都站不穩,槍還扔在地上,這像話嗎?只好把他帶回來,本想叫他罰站就算了,誰知道這傢伙硬是大吵大鬧,不肯承認自己喝了酒。」

智多星湊上前去嗅了嗅高魯身上的氣味。「混身酒味還不承認?」

高魯挑高眉頭,口氣很衝。「我有口臭,不行嗎?」

智多星被高魯蠻橫的態度給激怒了,他說:「你不承認是嗎?好,十分鐘後我馬上為你作酒精測驗。執勤喝酒,頂撞長官,可以依軍法判刑了。再加上你原來的刑期,你坐牢坐不完了!」

智多星說完後,轉頭對老痞說:「把他留在集合場上,我到化學群借點器材馬上回來。」

聰明的您,想想看,智多星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檢驗出高魯呼出的氣是否含有大量的酒精?有力的證據才能讓高魯俯首認罪。

 
 智多星出擊解答

橘紅色的二鉻酸鉀(重鉻酸鉀K2Cr2O7)在酸性的情況下是很好的氧化劑,本身可以把酒精(學名乙醇C2H5OH)氧化為乙醛(CH3CHO),本身還原為綠色的鉻離子(Cr3+)。不過一般實驗室中都是拿液態酒精來進行此一反應。

以上情節有一部分是筆者服役軍中時的親身經歷,酗酒的衛兵與其排長爭辯不肯認錯,他的排長乃向筆者請教有無方法可立刻檢驗出呼氣中的酒精。不過當時在筆者揚言要配製試劑時,這名酒醉的衛兵立刻俯首認罪,結束與其排長之爭執。

本反應直到我退伍後才實際拿喝酒的人呼出的酒氣來測驗,發現即使只是氣體,也會有明顯變色(橘紅色變綠色)。

如果改用過錳酸鉀也可以,因為它是更強的氧化劑,會把乙醇直接氧化為乙酸,而且過錳酸鉀在反應後可變為黑(棕)色二氧化錳,顏色改變也非常鮮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