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多星大進擊
化學常識
化學實作

[回首頁]


【黑手事件】

D市正在進行四年一度的市長人選,共有二名候選人參與角逐市長寶座,競爭非常激烈。

候選人之一的黃村,學養較佳,自競選初期即提出一連串市政改革方案,深受選民肯定,氣勢一路領先,被各方看好。誰知最近一周,文宣攻勢突然停頓,反倒是對手杜勳,卻一反平日金牛形象,連續推出「交通問題」及「垃圾問題」兩個解決方案,內容言之有物,令人刮目相看。

黃村與智多星是舊識,在這緊要關頭急忙找智多星來商量對策。

智多星在黃村的競選總部內,與黃村兩人單獨會談。

黃村說:「杜勳以往參與選舉,一向是靠買票的。這一次竟然能推出那麼好的文宣,你不覺得很可疑嗎?憑他的程度,有擬定政策的能力嗎?」

智多星說:「你可不能這麼說,難道他不能延攬專家來為他擬定政策與撰寫文宣嗎?也許他決定把買票的錢,拿來聘請好的幕僚人員,這末嘗不是一種進步呀!」

黃村說:「如果是這樣,我也沒話說。可是,你看看這些文件。」

黃村轉身由背後的保險箱中取出一疊文件,交給智多星過目。智多星略略看了一下,那是關於D市「交通問題」及「垃圾問題」的政策討論紀錄及文宣草稿。

智多星疑惑地看著黃村:「這不是杜勳最近提出的市政白皮書嗎!為什麼草稿會在你這裡?」

黃村氣憤地說;「拜託,你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笨?你難道看不出草稿上的字正是我的筆跡嗎?」

黃村站起身來,在辦公室裡踱方步,一副很「鬱卒」的模樣,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說:「我的每篇政策或文宣都是先經內部幕僚開會討論,決定了政策走向後,由每個幕僚負責撰寫其中一個主題,然後交給我綜合所有資料完成最後定稿,可以說每一篇政策宣告及文稿都是我的心血。由你手上這些資料就可看出整個文稿的形成過程,也可以證明杜勳發表的市政白皮書根本就是從我手上偷去的。」

智多星再仔細研讀一遍文稿,果然,從這些資料中可充分顆示出兩份重要文宣的確出自黃村之手。

智多星說:「現在正是選戰最熱烈的時段,整個競選總部人聲沸騰,對方的人馬要潛入你競選總部恐怕不容易吧!我看是你自己的陣營中出了內奸。」

黃村說:「沒錯,像這麼重要的文件都是鎖在我背後這個保險箱中,知道這件事情並且能進入這間辦公室的,只有三名高級幕僚,內奸必定是三人中的其中一人。」

智多星說:「那你何不裝上錄影機,不就可查出是誰跑進來偷文件的?」

黃村嘆口氣,指指牆上的攝影鏡頭說:「裝了啊,第一次文件遭竊後就裝了,可是第二份文件照樣被偷,且失竊當天晚上兩點左右錄影機的電源被切斷十分鐘,文件就在那十分鐘內不翼而飛。這不是內賊是什麼?有錢能使鬼推磨,杜勳一定是用錢買通了我的手下為他竊取機密的。」

智多星說:「那還是報警吧,由警方派人來調查。」

黃村說:「不,不,一報警就驚動新閱媒體,兩天後就是投票日,如果警方一時之間查不出確切的證據,豈不是打草驚蛇?不但這個內奸永遠捉不到,經記者一渲染,外人不察,還以為我方競選班底不和諧。讓選民留下不好的印象,得不償失。」

接著,他壓低聲音神秘地說:「我今天早上剛完成明天中午電視辯論會要發表的講稿,這是選前最後一次辯論會,太重要了。我故意把講稿放在老地方,今天晚上這個內奸一定會再進來偷取。我找你來就是希望你幫我想一個方法,可以不動聲色地把這個內奸揪出來。如果明天一早就能把整個案件查個水落石出,那明天下午的電視辮論會將會很精采,我們可以趁機讓選民認清楚杜勳的真面目。」

智多星沈吟道:「不動聲色把內賊揪出來?」

黃村說:「對,不能再加裝什麼電子儀器,也不能加派警衛,那樣反而會打草驚蛇。」

黃村要求真高,不能靠錄影機,不能靠警衛,甚至不能驚動內賊,卻要讓偷取機密的內奸無所遁形。當然智多星是不會輕易向挑戰低頭的,各位讀者,您有什麼好點子,可以提供給智多星呢?

 
 智多星出擊解答

這個問題應該是很開放的,也就是說不一定只有一個解答,以下只是提供一個有趣的參考。

硝酸銀溶於蒸餾水(遇自來水會生成白色沉澱)可配成水溶液,此溶液若沾到人的皮膚,會蝕入皮膚,遇光之後則轉為黑色。這個黑色痕跡因深入皮膚,用水是洗不掉的,約過三到五天才漸漸褪去。

為了揪出內奸,智多星可教導黃村在當晚離開競選總部前,先熄滅辦公室的電燈,然後將事先配好裝在褐色瓶中(避免照到光線)的硝酸銀溶液塗在保險箱的把手上,然後若無其事地離開。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接下來情節的發展應該是這樣的:深夜潛入的內奸順利地打開保險箱取出文件,而絲毫未查覺手上沾到了硝酸銀溶液,因為一點也不痛,一點感覺都沒有。接著這名內奸連夜送情報到杜勳手上,甚至可能當場就獲得杜勳給他的賞金,快樂地回家睡大覺。第二天起床後,發現自己兩手變成黑色,而且怎麼洗都洗不掉。就在洗手洗得滿頭大汗,眼看上班時間已超過,正在發愁時,黃村已率領其他幕僚,會同警察人員來到他家門口,按下門鈴。